Home > News content

造假露馅!曾创下融资纪录的科技公司,被曝用印度码农冒充AI

via:博客园     time:2019/8/16 9:00:12     readed:123

有多少公司正以 AI 之名,行人工之实?

在 AI 落地大潮下,谁有真本事,谁只会玩概念,已经开始显现出来。

刚刚,《华尔街日报》就曝光了一家海外伪 AI 明星公司 Engineer.ai。

这家总部设在美国洛杉矶和英国伦敦的公司,一直以来都声称,使用 AI 技术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移动 App 的自动化开发。

依靠这一故事,它获得了 295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2.1 亿元)投资,包括孙正义软银旗下专注投 AI 的 Deepcore 基金,也是其股东。

然而讽刺的是,Engineer.ai 的真实业务开展中,并没有使用 AI,用的是来自印度的程序员冒充 AI。

用人装 AI,挣了 1 个多亿

Engineer.ai 成立于 2016 年,声称要打造一个平台,将 AI,设计师团队和开发者团队结合在一起,构建定制化的数字产品。

2017 年,Engineer.ai 推出首款 AI 平台产品 Buider V1。

官方介绍,使用 Builder,无需具备任何技术,只要你有想法,就可以创建一个新的移动 App 项目,速度是现在开发流程的 2 倍,成本只需1/3。

Engineer.ai 表示,借助内置的人类辅助 AI Natasha,就能实现移动 App 的自动化开发。

只需要大约一个小时,能帮助客户从零开始完成 80% 的移动 App 开发任务。

这一故事,引起了不少风投机构的兴趣。

在 2018 年 11 月,Engineer.ai 筹集了2950 万美元(约合 2 亿元人民币)的A轮投资。在当时,这是欧洲数额最大的A轮融资之一。

投资方,是苏黎世的风投公司 Lakestar 和新加坡的 Jungle Ventures,以及软银旗下的 DeepCore。

该公司的创始人 Sachin Dev Duggal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有了 Engineer.ai,每个人都可以在不学习编程的情况下实现新想法。

就在被《华尔街日报》曝光之前,Engineer.ai 还在网站上发表博客文章说,自己家的机器能构建一个 App 60% 的部分,其余部分则由人类完成,但具体细节涉及商业秘密,他们拒绝详细说明。

但现在,这个灵感和产品之间的“AI 桥梁”却被曝出没有 AI,只有人工。

《华尔街日报》以及这家公司的数位前员工和现任员工表示,Engineer.ai 根本不使用 AI 汇编代码,背后实际上是来自印度和其他地方的工程师在完成大部分的工作。

直到过去两个月里,Engineer.ai 才开始研发自动化应用程序构建所需的技术,想真正用上 AI 还得一年多的时间。

在今年 2 月,Engineer.ai 也遭到了起诉,直指其夸大了自身 AI 实力,以获取投资。

起诉者不是外人,就是其前任首席商务官 Robert Holdheim。

根据 Holdheim 的说法,创始人 Duggal 告诉投资人,Engineer.ai 已经完成了 80% 的 AI 工具开发,但实际上,他几乎就没开始。

就算在这样的模式下,这家公司还是在 2018 年获得了 231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6 亿元)的收入,65% 来自于印度。

在 2018 年底完成融资的时候,Engineer.ai 也表示,2019 年将实现 45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3.2 亿元)的收入,并预计印度的贡献将达到 3500 万美元。

Engineer.ai 方面表示,他们“非常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并强调公司采用的技术准确来说是“人类辅助 AI”。

而软银,并没有给出回应。

那么,Engineer.ai 是个案吗?

当我们把镜头往上拉升,纵观整个 AI 产业,或许牵涉面不窄。

AI 落地骨感

今年 3 月份,风投公司 MMC 发布报告表示,在欧洲有 40% 左右的创业公司,都是假 AI 公司。

它们在报告中指出,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它们使用了 AI,而只要打上 AI 标签,吸引的资金要多 15-50%。

这些所谓的 AI,和 Engineer.ai 一样,只存在于论文中、Demo 中、产品的介绍中。

为什么?因为落地太骨感了。

就算谷歌、Facebook 这样的 AI 重镇,也遭遇着这样的情况。

今年 5 月份,《纽约时报》报道称,谷歌能够自动打电话的 AI,被称赞通过图灵测试的 Duplex,背后有真人在伪装。

使用 Duplex 成功预订 4 次餐厅中,有 3 次源于 Duplex 背后的人工。

而在之前,打电话 AI Duplex 背后还有人类呼叫中心这件事,谷歌之前从未披露过。

甚至一直以来,谷歌展现的姿态,都是完全 AI,完全自动化,完全不需要人类。

只是之前官方博客里,有云淡风轻提到过,机器能够自主完成大部分任务,并识别自己无法处理的情况,然后让人类来处理。

但现实呢?这项技术还很年轻、使用有限。目前谷歌仍在使用人工呼叫来帮助获取数据、训练 AI。

有谷歌铁杆支持者认为,谷歌这样谨慎而不激进地引入 Duplex,是明智的。

但炫酷的 Demo 和尴尬的现实对比下,无疑是一记耳光。

还有一些公司,遭遇落地骨感的过程中,也是方法频出。

比如美国的一家自动驾驶货运公司Starsky Robotics,核心目标和所有的无人驾驶公司一样,致力于让卡车自动驾驶。

2018 年 2 月,这家公司将无人卡车开上了佛罗里达州的公路上,完成了一次长达 7 英里的无人驾驶。

成立 3 年以来,已经从 Y Combinator、Sam Altman 等投资方获取了 2170 万美元资金,约合人民币 1.5 亿。单从投资方和融资额度上来看,也算是一个有潜力的公司。

但科技网站 TechCrunch 报道称,这家成立 3 年多的公司,只有 3 辆无人卡车,普通卡车则有 36 辆。

有一半的员工,都在致力于运营有人类司机驱动的卡车运输服务,这项服务已经开展了近两年,为客户运送了 2200 多批货物。

why?

因为需要普通卡车业务的反哺,需要数据,更需要收入。

Starsky 的 CEO 斯特凡·塞尔茨-阿克斯马赫(Stefan Seltz-Axmacher)说,这是公司长远发展的关键,他说:

如果没有人类司机驱动的卡车运输业务,Starsky 永远不会拥有一个可运营或者盈利的无人卡车业务。

AI 真的充满魔力吗?其带来的效益提升无法忽视,也能够带来变革。但这个过程中,会困难重重。

AI 公司正在经历价值重估

现在,时间已是 2019 年,当我们谈论 AI,一切都有了根本性的不同。

2016 年前后,AlphaGo 一鸣惊人以来,AI 靠着概念、愿景和人才,囤积了大批资源和融资,享受着前所未有的估值发展体系。

但如今,落地、交货和营收,甚至盈利,正在成为技术价值的最佳证明。

AI 愿景依然美好,但现实前所未有骨感,行业也开始进入整合期。

一方面,从估值、市值到商业化能力,AI 和 AI 公司都在经受前所未有的考验。价值被重估,行业理性回归,商业模式大考,总之,一切重估。

另一方面,固有格局疆界开始动摇。

有公司与公司之间的边界,视觉创业公司切入语音和芯片,芯片公司加码软件和算法,语音交互企业攻入视觉领域,核心还是 AI,但不再有成规固土,边界在不断破立中重塑。

在竞争最激烈的领域,第一阶段的战争甚至已经结束,曾经灿若群星的一众 AI 新势力,现在层次分明,甚至有公司已无力参与下一阶段竞争。

还有行业与行业的边界,技术公司通过 AI 线下落地,场景企业也在加持 AI 攻坚技术,都说 AI+,但新增红利归属谁,最大红利谁吃掉,胜负难分。

一个洗牌的时代已经来临,深度泛滥、伪 AI 创业的公司难有未来。

一个新的时代也正在来临,落地为王,技术价值转换为商业价值的公司,一定是未来。

你觉得呢?

华尔街日报报道传送门:

https://t.co/RznHyPsFfN

China IT News APP

Download China IT News APP

Please rate this news

The average score will be displayed after you score.

Post comment

Do not see clearly? Click for a new code.

Us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