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News content

软件是这样组成的 谷歌谈Material Design

via:纯真网络     time:2014/6/30 15:30:27     readed:1219

在今年的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谷歌设计部门副总裁马提亚斯·杜亚特(Matias Duarte)向世界各地的开发者们展示了其全新的设计语言Material Design。美国科技博客TheVerge日前就此刊文称,Material Design的推出预示,下一代的谷歌设计将围绕软件展开。

软件是这样组成的 谷歌谈Material Design

谷歌的设计团队构想出了软件要素构成的全新思维模式。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这是一种足够先进的纸墨,就像魔术一样。” 马提亚斯·杜亚特在谈到谷歌全新设计语言Material Design的中心原理时如是说道。这个比喻可以说是贯穿了谷歌整个全新的设计方向,即,为软件的外观和操作模式提供一套统一的物理学概念和规则。

谷歌的设计团队认为,需要推出一个能够适用于其所有产品且更加连贯的外观和感觉,包括Android、Chrome OS及网页等。不过,在理念构建方面,谷歌的设计团队并不是以各种色彩或众多参考指导等内容为出发点,相反,他们专注于一个问题,那就是,软件是用什么做成的?

物质和形式

对于这个问题,一个设计发现给出了答案。当时,谷歌搜索部门首席设计师乔恩·威利(Jon Wiley)和同事尼古拉斯·杰特科夫(Nicholas Jitkoff)在观察谷歌已开始在Google Now中使用的卡片,他们看着那些滑动的卡片想,当你划走一个卡片时,这下面有什么东西?

“这个问题看起来挺天真,”杜亚特表示,“但却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灵感迸发。”这个想法带领谷歌的设计团队构想出了一种关于软件要素构成的全新思维模式。相对于在显示屏像素或者抽象层次上做文章,谷歌的设计团队运用想象力,将这些卡片和其滑动过的表面,想象成真实存在的有形物体。

如果这些卡片是具有自己物理性质的实体物质,这就表示,将会有一些规则来制约这些物质在显示屏上活动和移动的方式。你没法随着自己的心意来操作这些卡片,就好比你没有办法对实体物质做任何事。

因此,该设计团队开始着手创造这个与魔术纸条类似的“物质”。这张魔术纸条呈扁平状,在背景表面上方漂浮,偏白色。在这张纸条中,有连贯的投影,并且有连贯光源将这些投影照亮。当你移动这些物质时,其不会消失,而是滑动到其他地方。这些物质不会自己随机挪动,只会在用户操作下移动。

其实,此前谷歌还采用更加明亮达到的色彩选择及更大字体,如果将该决定也考虑在内,那么这个物质及其外观应该说是源自其他的设计构思。你可以在Android L系统中看到这个物质的第一次实现:其拥有多种色彩和层次,能够相互来回滑动,但却仍然具有空间感和一致性。

威利和杰特科夫表示,这个全新的美学理念,更像是谷歌设计理念的一次变革。在2012年和2013年,谷歌便已经开始着手其肯尼迪项目(Project Kennedy)设计活动,旨在为公司研发一个统一的设计语言。现在,随着Material Design设计语言的推出,谷歌是时候继续进行推进了。“总的来说,这个设计平台传达出了多色彩光感,”杰特科夫表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设计方法多彩,所以标志多彩;设计方法简洁,所以首页简洁。”

创意和约束

杜亚特表示,Material Design“将我们的思考模式统一化”。他承认,“这绝对是一种约束。”但他表示,这些约束让设计决定更加简单和连贯。比如说,你想要将卡片反过来看看背面的内容,在Material Design的世界里,这是一种作弊行为,是不会成功的。就好比软件是真实存在的,这些真实存在的软件设备里有物理物质,而且手机里也没有空间能够用来将卡片反转,所以谷歌也就不允许自己去做这件事。

杜亚特表示,我们天生就能够理解实体物品,而软件却总是打破我们的模型和期望。威利认为,软件打破了怀疑理论,因为在科幻电影中,一些事情的发生并没有遵循其原本的内部逻辑。杜亚特表示,“设计的主旨是为了在约束内部找到解决办法,如果没有约束,那就不是设计,是艺术。”

谷歌的设计师们仍旧不愿为这个全新的虚拟物质命名,而这个决定也为他们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让他们能够进一步加深形而上学神秘主义的色彩。此外,不命名这个决定之所以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这个物质虽然遵循着一些物理规则,但是其并不会走入拟物化设计的圈子里。按照杜亚特的说法就是,这个物质并非实体纸张一对一的仿造品,而是“魔法纸”。

这张魔法纸能够做到实体纸张无法实现的事情,比如随着动画调整大小。对于谷歌来说,那些动画很重要,因为其能够帮助用户理解自己在应用中的位置。“很多软件,就像是依据跳接剪辑播放的电视和电影,”威利说道,会导致用户失去时间和空间感。至于应用,你想要的是更接近于舞台剧的东西。“这是按照时间一段段延续下去的,”威利表示,“场景的变换以及舞台上的演出内容,都经过了精心编排和转换,并且有意义。”

物质化

另一个更重要的方面是,这个物质能够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多年来,谷歌一直在研究Google Now等产品背后的算法,在谷歌这个全新的设计理念中,产品背后的算法至关重要。相对于要求用户管理他们的数据,Material Design则是要是求用户相信谷歌能够在对的时间向用户展示所需的产品。

Android Wear智能腕表软件并未向用户提供回应推送通知以外功能的原因也正是在此。Android Wear平台设计师艾利克斯·法拉博格(Alex Faaborg)表示,“对于手表,你并不想要花很多时间一直互动。你只是希望能够一眼看到信息并迅速给出语音命令。”他表示,这“与我们为Google Now所做的很多研发工作理念是相同的,只不过,不像Google Now,这是针对整个平台。”

杜亚特表示,“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构建一个最简单的解决方案。我们最想要遵循的设计实践之一就是,以用户为首,尝试为他们设计出最简单可行的产品。”

Parc 3.0

除了跨谷歌软件和页面的连贯性外观和感受,谷歌开发Material Design的“勃勃野心”并不止于此,而是在于计算机软件暗喻以及计算机互动技术之间的关系。

对此,杜亚特就说到了“施乐帕克研究中心(Xerox PARC,Xerox 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研发的可叠加操作窗口以及鼠标等,是突破性研发成果。”但是,其并非突破性成果,因为其是一个虚拟化的实体桌面,而不是因为其所“具备对象关系。”也就是,人们可以借此构建一个计算机工作方式的模型,并理清其中含义和原理。苹果在触摸屏上也做了类似的研发,将人们从点击时代带入了能够直接触摸和滑动软件元素的世界。

而现在,谷歌相信,自己拥有一个再一次推动人们向前发展的软件设计模型。威利说道了目前这些可用输入技术的符合度,包括触摸屏、手势、语音控制,甚至包括谷歌自己的智能算法等。这些输入技术需要结合在一起,为大脑提供一个软件运作模型、能够跨设备运作的功能,以此来帮助人们更加直观地与遇到的事物进行互动。

Material Design就是这个软件设计模型的组织架构。要说这个设计方法与Xerox的桌面模型,甚至苹果的iPhone一样,是个明星产品,那还真有点过。不过,Material Design似乎确实必要地将简化和弹性相结合,以此来帮助人们理解每天所遇到的新科技。如果谷歌确实能够实现承诺,将这个设计方法运用到Chrome OS、Android及网页等所有平台,那么,人们就可以借此,在这些平台之间进行转换,不需要再对原本的软件及其运作模式的认知模型进行调整。

现在,Material Design只是一个想法,直到谷歌推出更多使用该设计方法所研发出的软件之前,其仍旧是个概念。不过正如威利所指出的,“我们正处在最初阶段。”而且,谷歌还忙着为接下来的事情做着准备。

“如果说,我们能够为未来的物质而非今天的物质去设计呢?”杜亚特问答“那个未来近在咫尺。”

China IT News APP

Download China IT News APP

Please rate this news

The average score will be displayed after you score.

Post comment

Do not see clearly? Click for a new code.

Us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