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News content

2012 年度科技公司:Google

via:博客园     time:2012/12/25 20:30:10     readed:2650

ifanRank 是我们针对本年度新酷产品和移动互联网界的榜单,以 ifanr 独特的视角来进行评价。这些依托于客观事实的主观的评价,基于我们对用户体验和产品、服务的深刻认识。和我们一起回顾,品味它们的片段与细节,相信一定会在更深入的洞察中产生更强烈的共鸣,这也正是这些“范儿”才能具备的魔力。

这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年度:我们目睹了昔日巨头的艰难转身,昨日新星的强势崛起,残酷的竞争让整个产业始终保持着活力;我们见证了百花齐放的产品,耳目震撼的创新和持续不断的科技战争。

我们全景关注了这个充满反末日诙谐的 2012 ,一个精彩的 Beats of Bits。微软的自我救赎,亚马逊的尝试颠覆,苹果的依旧强势,在众多不知疲倦、单枪匹马的英雄中,我们决定把年度最佳公司授予以整合全球信息为使命的 Google ,而选择的标准是:

  • 产品
  • 创新
  • 影响力

故事开启,让我们看看它们如何影响选择。

产品的故事

当 Android 产品主管 Hugo Barra 念出 Nexus 7 的价格时,全场一片掌声和欢呼。事实上,在这之前 Nexus 7 已经接受了足够多的掌声和欢呼。

大家的兴奋是有原因的,一方面 iPad 在平板市场咄咄逼人,一季度 iPad 占平板电脑网络流量的 94.64%;另一方面表现较好的 Kindle Fire 又是高度定制化的 Android 系统,你甚至无法用到 Google Play。对于渴望享受原生 Android 系统的人来说,Nexus 7 不仅配置华丽而且价格极具诚意:四核 Tegra 处理器、 12 核 GPU 显示器、首款搭载 Android 4.1 操作系统的平板仅售价 199 美元,也难怪 The Verge 赞叹“物超所值”。

对于 Google 来说,Nexus 7 的“值”在于给大众一个信号:真正的 Android 平板应如此。在 Google I/O 大会上,Hugo Barra 多次提到“ Design for Google Play”,而 Google 也有这样的雄心:给用户一个完整的 Google 体验,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

有趣的是,Hugo Barra 也特意提到了 Chrome——Nexus 7 的默认浏览器。凭借简洁,速度和强大的同步功能,桌面版 Chrome 在不到四年时间内把 IE 拉下王座。从看衰到看好再到大放异彩,Chrome 的故事还在继续,要知道 Chrome 已经登录 ios 平台,而越来越多 Android 机器人吃上了冰淇淋三明治。

“我希望他们能吃得快一点,吃得多一点。” Twitter 上有网友戏言。

尽管 Android 仍面临着版本分裂的问题,但依然阻止不了它席卷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势头:2012 年第二季度的 Android 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所占份额已高达 68.1%,在中国更是占据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的 81%。遗憾的是,越来越多人对 Android 的印象缘于一批廉价 Android 机:UI 简陋、系统响应迟钝、应用体验不流畅。

廉价不等于低质!

Nexus 7 已经让我们听到了 Google 的呐喊,而 Nexus 4 的出现则让 Google 的呐喊声震耳欲聋。四核 1.5Hz 处理器,4.7 英寸(320ppi)屏幕,分辨率 1280×768,以及无线充电功能搭载着最新 Android 4.2 系统,最低售价 299 美元。Android 业务开发总监 John Lagerling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我们希望证明这样一个事实:用不着卖 600 美元,照样可以推出技术最先进的手机。”

有网友对 Nexus 4 评价道:“最亲民的太子。”亲民也还是太子,正如 Google Search 是这个世界最简单易用同时又免费的搜索引擎一样,低价并不意味着品质的丧失。

创新的故事

今年五月天在 Google+ 上与粉丝 Hangouts 群聊谈到 Google 总部时感慨:“网上所有关于 Google 总部的传言都是真的,而且还不止。”特色福利,恐龙化石,各式滑梯,但凡能想到的新鲜东西。

Google Glass 的出现则再次刷新了人们对 Google 创新的认知。当 Googler 跳伞降落的时候,“我甚至能感受到跳伞队员在降落时的速度和刺激”。人们的惊讶不仅仅是 Google Glass 的第一视角实时传输图像,而在于它给人们带来的无尽遐想,“可穿戴计算时代来临”。蘑菇街陈琪在回答我关于为什么对 Google Glass 心动的疑问时说:“Google Glass 未必是一个成熟的产品,它也未必就成功了。但是这个产品第一次将虚拟世界和我们眼中的真实世界实时地联系在一起,怎能不让人心动?”

更令人心动的是 Google Glass 背后神秘的 Google X。自动驾驶汽车、智能机器人、太空电梯、智能冰箱——揭开神秘面纱的一角已经让人们惊喜不已。

而在今年的九月,美国加州通过法案,自动汽车将被允许在加州的公路上测试和行驶,此前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已经累计行驶超过 30 万公里无一事故发生。

与 Google Glass 一样让人兴奋的 Google Fiber 一开通就把人惯坏了——“试过这个之后,无论我去哪里,互联网速度都是一场灾难”,Threedee 的创始人 Mike Demarais 在试用过 Google Fiber 后坦言,“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我一直没有离开笔记本。这是不可思议的,我可能不会离开这所房子了。”——就像在以 M 计数的邮箱时代诞生了以 G 计数的 Gmail 一样。

我们似乎很久没有在一个年度集中享受着科技创新带来的乐趣。2011 年底 MIT 一位计算科学和人工智能领域的退休教授 Rodney Brooks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Google 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因此你不能用传统的眼光来看待他们。”

这句话至今仍适用。

影响力的故事

Google 董事长施密特在 12 月份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苹果选择起诉 Google 的合作者而不是 Google,这是一件极为奇怪的事情。”

更为奇怪的是,施密特似乎有意挑起纷争。合作伙伴们或许很乐意做利好的猜测,今年八月份美加州地方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称三星电子侵犯苹果若干专利,须向对方赔偿 10.5 亿美元。

在五月份完成对摩托罗拉的收购后,Google 拥有了 1.7 万项专利和正在审核的 7500 项专利。并且与苹果的初次交锋中,后者并不占优势:美国联邦法院法官 Richard Posner 于当地时间 6 月 22 日做出裁决,驳回苹果对摩托罗拉移动侵犯专利的所有四项指控。在与甲骨文的专利战中 Google 也赢得了首回合胜利,六月份法院判决 Google 无需向 Oracle 支付赔款,虽然后者指控对方专利和 Java API(应用程序接口)侵权。

只是 Google 并不喜欢这场本年度最频繁听到的科技战争,在八月份由美国 Technology Policy Institute 举办的会议上,Google 公共政策主管 Pablo Chavez 重申了这家互联网巨头的立场:“我们认为这些专利战对消费者没有好处,对市场没有好处,对创新也没有好处。”

随着产品线的扩张,Google 的影响力也慢慢在向其他领域渗透。因此也引起了人们的担忧,Yelp CEO 在美国科技博客 Business Insider 大会上甚至质疑 Google 的“不作恶”信条,FTC 和欧盟委员会也对 Google 进行调查,商讨反垄断问题。

忧虑是影响力的衍生物。

对于 Google 是天真还是邪恶的讨论一直没停止过,Chrome 团队的 Peter Kastings 曾辩护称:“Google 的许多人真的相信这些理想,真的试图去坚持那个座右铭(Don’t be evil),真的想要改变世界。”

只是人们习惯性地对强者的辩解选择漠视的态度,这种态度不会改变,直到 Google 不再强大为止。“我们很少谈论到雅虎了,”当 Marissa Mayer 离职 Google 入主雅虎的新闻曝出后,微博上有人感慨,“几乎已经意识不到它的存在了。”

面对质疑,这一次 Google 保持着“高贵的”沉默。

China IT News APP

Download China IT News APP

Please rate this news

The average score will be displayed after you score.

Post comment

Do not see clearly? Click for a new code.

User comments